“戰神”白起死因再解讀!“功高震主”或許不是主要因素!
2020-04-17 16:25:37 孟母 季友 魯莊公 許行 孟子

  今天趣歷史小編給大家帶來“戰神”白起死因再解讀!感興趣的讀者可以跟著小編一起看一看。

  說到戰國時期的招牌性武將,非“戰神”白起莫屬。他一生中指揮大小70余戰,從未落敗;戰國期間,各國共有200多萬將士戰士沙場,其中的一半由他造成;30余年間,他率秦軍大殺四方,為秦國的兼并事業立下了汗馬功勞

  然而這樣的功臣,最終卻被自己所效力的國君秦昭襄王賜死。據史書記載,白起死后,“秦人憐之,鄉邑皆祭祀焉”,也就是說,看起來他死的很冤。莫非也是落入了“功高震主”的死胡同?

  然而并不是,白起之死,可以說是他自找的。這事與三個人有關聯,除了秦昭襄王,還有魏冉范雎

image.png

  魏冉:秦昭襄王與白起共同的“貴人”

  秦昭襄王贏稷能成為秦國君主,魏冉是頭號功臣。

  我們先理理當時的復雜關系:贏稷的親生母親羋八子,是秦惠文王的妾;魏冉(又名魏厓)則是羋八子的同母異父弟弟,即贏稷的親舅舅。魏冉一向很有能力,秦惠文王時期,他已經在朝廷里任職。公元前311年,秦惠文王駕崩,接位的秦武王是正牌王后惠文后的兒子,此時的贏稷則在燕國當人質。

  而在短短四年后,秦武王就因舉鼎而死,年僅22歲的他并沒有留下后代。為了爭奪秦王之位,他的弟弟們各顯神通,展開了激烈的爭奪戰。

  最終,魏冉憑借高超的政治手腕,將外甥贏稷送上了秦王之位:“武王薨,諸弟爭立,唯魏冉力能立昭王”。

  不過事情沒有這么容易。贏稷是庶出的公子,再加上羋八子、魏冉祖上都是楚人,秦國王室及朝野自然不少人憤憤不平。沒多久,此前落敗的公子嬴壯(秦昭襄王的異母兄長)集結了眾多公子及大臣大舉反撲,但被早有準備的魏冉悉數誅殺。其后,凡是不服從秦昭襄王的其他王族成員,一律被魏冉提雷霆手段剿滅。

image.png

  而這時的秦昭襄王只有18歲,秦國的大權,自然落入了母親宣太后一族手中。精明能干、立下首功的魏冉責無旁貸的勇挑大梁。

  姐弟倆可并非泛泛之輩,在他們的帶領下,其后的30余年中,秦國大殺四方,連續爆錘各國、不斷攻城略地,甚至還把他們的“祖國”楚國打得只剩半條命,楚懷王也被拐到咸陽幽禁致死。也許他們是想以這種方式來證明:英雄不看出處,自己雖有楚人血脈,但一樣是秦國利益的維護者。

  這期間,魏冉時常親自領兵出征,但他為秦國軍隊的最大貢獻,是提拔了一位軍事奇才——白起。

  白起是郿地(今陜西眉縣)人,秦昭襄王在位期間從軍,曾在公元前294年率軍攻打韓國的新城。第二年,他因功被升為左更(秦國二十級爵位中的第十二級);同年,韓、魏兩國孤注一擲,組織了數十萬大軍聯合攻秦,而當時秦國能集結起來的軍隊幾乎對敵軍的一半。面對巨大壓力,魏冉大膽起用白起為統帥。

  事實證明,魏冉的眼光確實毒辣:在伊闕戰場,白起以少勝多、擊敗韓魏聯軍,并斬首24萬人,創造了戰爭史上的新紀錄。經此一戰,白起也成為了秦軍將領中的頭牌,此后,他四處為秦國攻城、略地、殺人,堪稱一具頂級的戰爭機器,極大加快了秦國的兼并進程。

  但是,威望越來越高的魏冉,卻也成了秦昭襄王的頭號心病。

image.png

  為維護王權,秦昭襄王驅逐魏冉,但白起仍受重用

  與魏冉共同參政的,還有宣太后的另一位弟弟華陽君羋戎;后來,秦昭襄王的親弟弟高陵君、涇陽君也被委以重任,他們被并稱為“四貴”;當然,幕后的“老大”自然是宣太后。這30多年中,秦國的權柄其實是被家族共同瓜分;雖然國君年紀漸長,但這幾位卻沒有收斂的意思,說秦昭襄王形同傀儡,其實也不為過。

  公元前270年,魏國人范雎來到秦國,僅憑一句“秦安得王!秦獨有太后、穰侯耳!”(穰侯即魏冉)就引起了秦昭襄王的注意,并由此被委以腹心之任;據他所言,當時秦國的朝廷要員,幾乎全是魏冉的人:

  今自有秩以上至諸大吏,下及王左右,無非相國之人者。

  自商鞅變法以來,秦國的體系就是為了強化王權而運轉;而魏冉當權以來,秦國對外擴張雖大踏步前進,但其功勞越大,對王權的削弱也隨之增強。說得直白點:秦國的發展固然重要,但政權姓“嬴”才是第一位的。

  權力面前,向來沒有親情的空間。在范雎的協助、布局下,公元前266年,秦昭襄王廢掉母親的太后之位,并將魏冉、華陽君、涇陽君和高陵君悉數驅逐出函谷關外;第二年,宣太后郁郁而終,魏冉帶著一千多車的家財,前往東邊的封地陶邑頤養天年。在他死后,陶邑也被秦王收回,設為陶郡。

image.png

  范雎則成了新的紅人,替代魏冉成了秦國的丞相,并因清除四貴的功勞被封為應侯。

  用我們今天的概念來講,秦昭襄王就像一個大企業的董事長,雖然接任家族產業30多年來,卻一直沒有完全的話事權,公司的大小事務被自己母親、舅舅、弟弟共同把持;雄心壯志的他,眼見自己鬢發斑白,可謂悲從中來。好在一個善于搞關系、玩陰謀的范雎前來投奔,秦昭襄王迅速將他提拔為辦公室主任,以其為爪牙,終于將那些董事、CEO們悉數清理。如今,這個家族企業才真正的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  不過,秦國朝廷并沒有“樹倒猢猻散”,那些魏冉提拔起來的文武也未被清理,甚至仍繼續被委以重任。

  公元前260年,當秦、趙兩軍在長平僵持之際,秦昭襄王得知趙括成為趙軍統帥后,果斷換上了武安君白起,并在接下來的戰斗中對其給予了無條件的支持,體現出了對這位老將的足夠信任。

  最終,長平之戰徹底打垮了東方的軍事脊梁。這一戰,成了白起的新代表作;更成了秦昭襄王親自掌權以來最得意的一次戰略決策,足以令他一掃多年來身為傀儡的晦氣。按理說,君臣倆人的關系應該由此加深才是,說不定白起從此可以搖身一變,撕掉“前任CEO鐵桿”的標簽、成為大老板的親信。

  不過白起這位老江湖,接下來卻步步走錯。

image.png

  白起被殺的表面原因:不服從秦王命令

  說白起是魏冉的人,并非空穴來風。《史記·穰侯列傳》中強調:

  白起者,穰侯之所任舉也,相善。

  就是說,白起與他的舉薦者魏冉關系相當要好。這也可以理解,距離春秋時期不遠,戰國時期仍有“士為知己者死”的概念;況且白起之所以能在伊闕一戰成名,幾乎全靠魏冉慧眼識才、冒著巨大風險提拔,二人之間可謂是伯樂與千里馬的關系。

  不過,魏冉能攜帶者一千多車的財富前去封地養老,說明他與外甥秦昭襄王之間并沒有完全撕破臉,秦國的權力交接,整體上還算和平,這也是秦昭襄王敢于繼續重用白起的重要原因。

  長平之戰后,白起計劃一鼓作氣,趁趙人六神無主之際,兵分三路,一舉將打垮趙國。擔心唇亡齒寒,韓、魏兩國派縱橫家蘇代(蘇秦的弟弟),攜帶重金前來說服范雎阻止這次行動。他們的理由有二:

  其一,若白起立下滅趙的不世奇功,可以升為三公,屆時將位居范雎之上;

  其二,東方各國普遍反秦,若趙國被滅,其民眾將分散逃至各國,屆時范雎等人根本分不到多少百姓。

  因此,出于名利雙方面的考慮,范雎以師老民疲為由,勸秦王停止了這次軍事行動。公元前259年正月,秦、趙兩國正式休兵。而錯失了建功立業的機會后,白起從此對范雎懷恨在心,史書稱“武安君由是與應侯有隙”。

image.png

  同年九月,秦昭襄王再度興兵攻趙,由于白起正在養病,秦軍統帥由五大夫王陵擔任。到了第二年初,秦軍圍攻趙國都城邯鄲,但屢戰不利;此時白起恰好已痊愈,秦昭襄王大喜過望,計劃再度復制長平那樣的換帥奇跡。

  然而白起竟然直接拒絕了秦王的命令!他給出的理由是:此時天理、地利、人和秦國一條都沒占,所以攻趙必敗。秦昭襄王清楚白起對范雎有意見,于是讓后者親自上門請其出馬。然而白起并沒有領情,他干脆裝病躲在家里。無奈的秦昭襄王,只得派王龁上陣。

  九月,秦軍久攻邯鄲不下,趙國的外援魏、楚等國也陸續派兵趕來,前線形勢岌岌可危。白起聽說后,不僅不擔心,反而得意洋洋:“王不聽吾計,今何如矣?”當初不聽我的,現在杯具了把?

  秦昭襄王聞言大怒,強行命令白起動身去前線,然而人家就是不干。十月,秦王貶白起為士卒,計劃將他趕出咸陽;與此同時,各國援兵已抵達邯鄲,王龁在內外夾攻之下連連退卻,并派人飛馬向朝廷求救。秦昭襄王愈發憤恨,下令白起馬上動身。

  然而這還沒完,白起離城十里后,秦王的使者快馬追上前來“賜”劍,一代戰神只得自殺而死。

  《史記》稱,白起在自刎前,曾喃喃自語:“我何罪于天而至此哉?”過了一會,他嘆息道:“長平之戰時,數十萬趙軍投降,卻被我以詐術全部坑殺,看來我是死有余辜啊。”

  可見,身在局中的白起,至死也沒明白自己為何被殺。

image.png

  白起之死的本質原因:不明帝王心術,踐踏王權

  由此看來,秦昭襄王之所以賜死白起,是因為他視秦國利益于不顧、再三違抗君主的命令。軍人的天職是服從,即使僅憑這個理由,白起死的也不冤。不過,他還觸犯了更嚴重的禁忌。

  其一,不明白山頭的重要性,將自己推向領導的對立面。

  縱觀古今中外,無論制度、文明完善到何種程度,人類組織中都會自然存在不同的山頭、派系,可能是出于師徒、同鄉關系,也可能是由于共同戰斗的經歷;在特定時期,這種心理、利益上的聯盟,甚至比血緣關系還要穩固。

  而白起雖為秦臣,但他是魏冉一手提拔起來的,說白了,他不是秦昭襄王的人;他的戰功越大,越體現出魏冉的知人善任;秦王的親信,是從魏國前來、無依無靠,百分百依附于自己的范雎。不過,在長平之戰后,白起一度有機會改變這一處境,畢竟下令臨陣換將的是秦王,兩軍相持之際孤注一擲繼續派兵的也是秦王;白起這次取勝,其實是在向秦昭襄王納投名狀。

  然而,剛剛在對方心里建立起來的信任,就因白起的一意孤行而消散。從其屢次抗命的過程來看,白起是對當初范雎阻礙自己立功而耿耿于懷。不過在秦王派范雎親自登門、實際上是在低頭賠罪時,白起仍舊不依不饒,這就真的是不知好歹了,更別說其后還公然出言嘲諷。

  因此,白起拒不領命,看似是表示戰略的不認同,但在秦昭襄王看來,無異于在挑戰自己:“王不聽吾計,今何如矣?”連我都比不上,你怎么跟你的舅舅魏冉相提并論?太幼稚!

  這種養不熟的手下,還能留嗎?

image.png

  其二,他的眼光只盯在具體事物上,對抗領導的真實意圖。

  從“事后諸葛亮”的角度來看,白起對邯鄲之戰的判斷也許是對的,即:當初長平之戰后沒有趁勝攻趙,使對方得到了喘息機會,并且各國在共同的恐懼之下也會臨時抱成一團,天時、地利、人和皆無,秦軍必敗。相比較而言,長平之戰后白起的那次策劃,顯然勝率更高。

  但秦昭襄王當初為何聽從了范雎的建議,輕易下令白起回師?真的是擔心秦軍疲憊嗎?難道他看不出范雎的心思?我們看看他在長平之戰時的一系列神操作:

  得知趙國在長平接收上黨的韓人,為了避免對方由此坐大,他不顧之前秦軍已在野王、上黨連續作戰三年,下令王龁猛攻占據了主場之利、以逸待勞的廉頗大軍;

  得知趙括替下廉頗,他迅速換上白起,擺起架勢要在趙國的家門口與對方的主力大決戰;

  得知白起將趙括團團包圍,他親自趕赴河內,組織15歲以上男子全部趕赴前線掐斷趙國的支援部隊。

  可見,秦昭襄王是一位有魄力、敢賭博、具有高超戰略判斷力的領袖,畢竟他出身王室,并跟著自己的母親、舅舅學習了三十多年。那為啥他當初拒絕白起趁勝攻趙,卻在短短九個月后自己再次下達同樣的命令呢?

image.png

  只有一個可能:滅六國這樣的壯舉,他要自己親自來創造,而非自己舅舅留下來的名將白起。蠶食六國自然重要,但若讓人以為自己在吃魏冉留下來的老本,豈不證明了自己驅趕他們是錯誤的?自己的權威何在?今后還怎么帶隊伍?

  那如果自己策劃的邯鄲之戰失敗,難道就不會有損威嚴?不存在。

  首先,若白起決心賣力出戰,秦軍勝面顯然更大,畢竟當時趙國多次命懸一線,平原君趙勝甚至使出了全身解數到處求各國出兵;如果聽聞“人屠”白起是秦軍統帥,楚、魏等國的將士還有沒有膽量作戰,那都得打個問號。

  其次,即使是最壞的打算,也可以把鍋甩在白起頭上:看,當初說打邯鄲的是他,現在落敗的也是他。不是秦王我無能,而是形勢真的不允許啊。屆時白起也不會有任何危險:替老板背了這么大一口鍋,變成親信都沒問題,怎么可能被追究責任?頂多先降個職,過幾天再找個理由提拔回來。

  不過白起的表現也太次了,他竟然還頭頭是道的分析戰局,甚至坐視同胞們在前線岌岌可危卻出言潑冷水。這是要證明你一個人對了,秦王和其他人全錯了?所以筆者估計,當時希望白起被殺的秦國人不在少數。“秦人憐之”,也許只是出于史學家對于秦國君主一直以來的偏見而已。

  所以說,白起只是個頂級的軍人,不是合格的政客,與后世的李靖相比就差的太遠了。為什么李靖滅了突厥還能全身而退?因為一向號令嚴明的他,刻意放縱士兵掠奪,讓唐太宗以此為由砍掉了自己的軍功,順利的將滅國之功歸在了老大的頭上,這才叫高明。

  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英雄联盟下注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