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邦派周昌保護劉如意,背后有何深意?

  在歷史長河中,劉邦可以說是很出名了,那么大家知道他的故事嗎?接下來趣歷史小編為您講解。

  劉邦本來想把劉盈的皇位繼承權,轉讓給劉如意。但在呂后的一系列操作及大臣們輪番幫忙說好話,同時經過劉邦自己的深思熟慮之后,他最終還是維持了原先的決定,繼續讓劉盈當太子。

  既然已經決定讓劉盈繼續當太子,經過這一場風波以后,劉如意的處境就變得極為微妙了。如果劉邦還活著,劉如意當然不會有任何危險。但如果劉邦死后,無權無勢的戚夫人和劉如意,就肯定會成為呂后砧板上的肉。顯然,給劉如意和戚夫人想一些防護措施,那是迫在眉睫的。

image.png

  那么,劉邦究竟給戚夫人和劉如意想過防護措施沒有呢?

  想過的,而且還想過不止一條,至少是兩條。但是當我們在看完劉邦給戚夫人和劉如意想的這些防護措施后,可能我們就淡定了。我們會感到心一陣陣痛。為什么這么說呢?

  我們先來看劉邦為戚夫人和劉如意想的預防措施。

  第一條,派周勃陳平去殺掉樊噲,削奪樊噲的兵權。只要把樊噲的兵權拿下來了,沒有兵權的樊噲和呂后,顯然就對戚夫人和劉如意構不成威脅了。

  第二條,劉邦派周昌給劉如意當相國。周昌本來是極力反對劉邦換太子,堅決維護劉盈的太子之位的。劉邦偏偏選他為劉如意的相國。劉邦之所以這樣做,是因為他認為周昌是直臣。讓周昌給劉如意當相國,一來,周昌幫助過呂后,呂后看在周昌的面子上,不會打擊劉如意。二來,就算呂后打擊劉如意,周昌肯定也不允許呂后打擊他。周昌連劉邦都不怕,還會怕呂后嗎?

  看到這兩條措施以后,我們很多人可能會頻頻點頭說,劉邦為了戚夫人和劉如意,可真是用心良苦。他確實為了保護劉如意和戚夫人費盡心力。而最后劉如意和戚夫人被呂后殺掉,只能說是天意。

image.png

  不過,我的看法卻不一樣。我不認為劉邦在費盡心力幫助戚夫人和劉如意。為什么這么說呢?我們來分析一下劉邦給劉如意和戚夫人設計的兩條措施。

  先說第一條,奪樊噲的兵權。

  這一條表面上看起來很有道理,但是明顯有很大的漏洞。為什么呢?

  其一,就算周勃真的把樊噲的兵權給奪了,并且把樊噲給殺掉了。將來劉邦去世后,周勃能夠保住兵權嗎?不但不會保住,還會受到呂后的殘酷打擊。因為周勃殺掉樊噲,呂后能饒過他么?如果呂后對周勃進行了殘酷的打擊,兵權也就迅速到了呂后的手里,劉邦想的奪呂后兵權的措施,就毫無作用了。

  要解決這個問題,只有一種可能,劉邦先把呂后給拿下。但是劉邦既然選定了劉盈當太子,就不會拿下呂后。那么,這怎么解釋得過去呢?

  其二,劉邦讓周勃去奪呂后兵權的時候,讓陳平隨從。劉邦讓陳平隨從前往,是很值得玩味的。陳平這個人,劉邦再了解不過了,完全是一個左右逢源,很會搞關系,多方討好的人。當年最先跟隨劉邦的時候,就收錢搞關系。別人告發他,他還直接給劉邦說,自己收錢,就是用來搞關系的。

  劉邦既然知道陳平左右逢源,他就知道,派陳平去,陳平絕對不會殺樊噲。因為陳平明白,殺掉樊噲,將來呂后絕不會饒他。既然劉邦明白這一點,還派陳平去,只能說明,劉邦其實并不想殺樊噲,也不會奪樊噲的兵權。

  再說第二條,派周昌給劉如意當相國。

  這一條措施,其實也是很值得玩味的。

  周昌本來是積極支持劉盈的,這本身就有一個立場的問題。劉邦派周昌去給劉如意當相國,我感覺不是在保護劉如意,而是在監督劉如意,目的是保護劉盈。因為劉如意如果能夠循規蹈矩倒也罷了,如果劉如意想要擁兵自重,那么周昌立刻就會阻止劉如意,這一點是完全可以想到的。

  至于周昌正直,是一個直臣這一點,其實并不能幫助劉如意更多。為什么呢?如果是一個大臣,面對皇帝,他只需要做一個直臣就可以了。但如果要保護劉如意,他需要的不是品行,而是智慧。沒有足夠的智慧,無法委婉地做事情,顯然是無法保護劉如意的。而最終,呂后只是用了一招宣劉如意進宮,就輕易把劉如意叫道京城去殺掉了。周昌沒有對劉如意做到任何保護。

  第一條措施,是否可以理解為,劉邦是在搪塞戚夫人呢?第二條措施,是否可以理解為,劉邦是在保護劉盈呢?如此看來,劉邦真的并沒有為戚夫人和劉如意做過考慮。

  實際上,對于劉邦來說,江山才是最重要的。如果劉如意長大后,兩個兒子打斗起來了,造成了國家的分裂,顯然這才是劉邦不愿意看到的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ag亚游视讯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