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滿天下的陳子昂,最后為何被一縣令逼死?

  在歷史長河中,陳子昂可以說是很出名了,那么大家知道他的故事嗎?接下來趣歷史小編為您講解。

  一說到陳子昂,人們總能想到他的代表作《登幽州臺歌》。這位和李白孟浩然王維等人并稱為“仙宗十友”的大詩人,其詩作風骨崢嶸,寓意深遠,蒼勁有力,風靡一時

  不過,也許是天妒英才,這位出類拔萃,有著鮮明個性的傳奇詩人,僅僅活過42年,就匆忙間悄然隕落了。

  關于他的死因,至今仍爭論不休,沒有定論,主要有兩種說法。

image.png

  第一種觀點認為,陳子昂死于卑鄙貪婪的小小縣令段簡之手。

  關于這個死因,史籍中有多處記載。《舊唐書》中記載:“子昂父在鄉,為縣令段簡所辱,逮還鄉里。簡乃因事收系獄中,憂憤而卒,時年四十余。”

  《新唐書》中記載稍微詳細些:“圣歷初,以父老,表解官歸侍,詔以官供養。會父喪,廬冢次,每哀慟,聞者為涕。縣令段簡貪暴,聞其富,欲害子昂,家人納錢二十萬緡,簡薄其賂,捕送獄中。子昂之見捕,自筮,卦成,驚曰:‘天命不祐,吾殆死乎!’果死獄中,年四十三。”

  另外還有一處對陳子昂的死因記載十分詳細,那就是他生前摯友盧藏用所撰的《陳氏別傳》。

  結合這三處記載,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出,武則天圣歷元年,陳子昂以父親年邁體弱為由,請求退職歸隱,回到老家四川射洪。武則天下詔允許他帶職返鄉,仍領右拾遺薪俸。

  回到故鄉的陳子昂,在西山蓋起了數十間茅屋,一邊種樹采藥為生,一邊準備編撰《后史記》。

  第二年7月,陳子昂的父親去世。他不得不停止手中的編寫工作,著手操辦父親喪事。10月,陳子昂將父親埋在老家,為之撰碑守喪。此后,悲痛欲絕的陳子昂整日哀哭不止,氣息欲絕。以致于到了身瘦如柴,羸弱不堪的程度。

  就在此時,當地縣令段簡覬覦陳家的財產,于是羅織罪名,加害陳子昂。

  陳子昂懾于段簡的淫威,不得不讓家人湊齊了20 萬緡錢送給段簡。但貪婪的段簡,仍然不放過陳子昂,還是將他逮捕下獄。

  陳子昂在獄中受盡酷刑,“杖不能起”,自知性命難保。于是自己占卜算命,卦象顯示他命不久也,乃仰天長嘆說:“天命不祐,吾其死矣!”

image.png

  不過,上述說法遭到另一些人的反對,他們提出兩個疑問。

  一是陳子昂一生剛直不阿,名垂朝廷。連周興、來俊臣等酷吏都不怕,憑什么害怕一個小小的縣令段簡?二是即便陳子昂已退隱家鄉,但仍然是京城命官,而且在地方上很有名望,足以和段簡抗衡。為什么在受到段簡的敲詐后,就急急忙忙地雙手奉上錢財,最終導致人財兩蝕?

  顯然,這些疑問不無道理。

  陳子昂為官期間素來直言敢諫,剛直不阿。曾因“逆黨”反對武則天,而受株連下獄。

  其后,在隨武攸宜征討契丹,擔任軍事參謀一職時,又屢次批評武攸宜用兵不當,并提出了很多破敵良策。但剛愎自用的武攸宜,不但不采納他的建議,認為他“素是書生,謝而不納”,而且一怒之下,把陳子昂貶為軍曹。

  而且,陳氏家族在射洪是名門望族,聲名顯赫。從陳子昂的祖父開始,“邦人馴致,如眾鳥之從鳳也。”到了其父陳元敬時,其聲望更是與日俱增,眾相鄰有官司糾紛,都不聽郡守縣令的判決,反而去找陳元敬決斷。

  也就是說,陳子昂連武氏集團都不懼怕,而且在地方上威望極高,斷沒有理由害怕一個小小的縣令。

  因此,有人提出陳子昂的第二個死因,那就是死于當權者武氏的陷害。是武氏借貪官段簡之手,害死了他。

  那么,上述兩種觀點哪種是正確的呢?陳子昂真正的死因是什么呢?

  我認為,陳子昂應該是被貪婪的縣令段簡害死的。

  確實,陳子昂和武氏當權者有矛盾。例如,和武攸宜在戰爭期間的爭執,又或者上書反對武則天的政見等等。

  但這種矛盾,只是政見上的不同和軍事策略上的爭論,并沒有觸及到武氏政權的底線,不至于讓武氏動殺機。

  更何況陳子昂已退隱歸鄉。一個已經歸隱山林的八品右拾遺,能翻起什么大浪呢?即便陳子昂在射洪期間,有一些反對武周朝的文字或言語,對于如日中天的武氏集團來說,無異于螳臂當車,不自量力,武氏自可以視而不見。而且在所有的史籍中,都沒有查到有關陳子昂反抗武則天的任何記載。

  而作為地頭蛇的段簡,已在當地橫行霸道多年,早已見不慣在射洪深孚眾望的陳氏家族。正是因為陳氏家族威望太高,難免和地方政權產生矛盾,甚至凌駕于他這個縣令之上。這對段簡來說,是無法忍受的。

  而且,段簡確實是一個無恥小人,他為了巴結來俊臣,居然公開將自己的妻妾奉送給這位當朝酷吏。這樣的一個無恥之徒,有什么事是干不出來的呢?

  雖然陳子昂也是京官,也曾深受武則天器重。但一來他已經隱退了,俗話說“落魄的鳳凰不如雞”“強龍不壓地頭蛇”,沒有權力的陳子昂,在段簡眼里就是一個平頭百姓,不值得他懼怕。二來陳子昂最高官銜也不過就是八品,還不如他這個七品芝麻官呢。

  所以,在錢財的巨大誘惑下,段簡精心設計了一場圖財害命的冤案,把年僅42歲的詩壇巨星逼上了絕路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ag亚游视讯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