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季述:比魏忠賢還厲害,權勢熏天還能廢帝?

  在歷史長河中,劉季述可以說是很出名了,那么大家知道他的故事嗎?接下來趣歷史小編為您講解。

  這個宦官就是唐昭宗時期的劉季述、唐朝末期,因為藩鎮割據,天下大亂。而唐昭宗就是在這樣混亂的情形中登基的,作為唐僖宗的弟弟,他不僅親眼目睹了宦官是如何作亂的,甚至 他自己登基都是因為一個叫做楊復恭的太監。可是,即便如此,唐昭宗還是想要整治朝政,于是在他登基后沒多久,就和當時的丞相崔胤密謀除掉宦官,而宦官宋迫弼和景務修因此被殺。

  可是,在那個宦官專政的時代,宦官們自然不想權柄被除。于是,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力和地位,大太監劉季述與右軍中尉王仲先、樞密使王彥范、薛齊偓等宦官密謀一場宮廷政變,打算擁立太子為帝,尊唐昭宗為太上皇。在公元900年,劉季述在事先打聽好唐昭宗的作息后,趁著他熟睡之時,帶著一千多個禁衛軍,發動兵變,將太子扶上皇位,廢掉了唐昭宗的皇位。甚至,還假傳皇后的懿旨,說唐昭宗為帝不仁,視人命為草芥,品行不堪,沉迷于聲色犬馬,不足以擔當大任。

  更是拉出神策軍的幾位中尉做假證,證明他們的話。為了名正言順,他們還偽造了清太子監國的正式文書,讓百官簽字,因為被迫,連丞相崔胤都不得不順從他們。于是,劉季述等人順利擁立太子到了皇帝處理政務的紫庭院,在神策軍的護持下,以及事先安排好的一些官員高聲山呼太子,事情進展的很順利。

  除此以外,劉季述還帶兵威脅唐昭宗,脅迫他們將傳國玉璽都交了出來,之后將唐昭宗和皇后幽禁在了一個院子里。為了防止唐昭宗跑掉,劉季述甚至下令唐昭宗居住的院落中,不許出現一支筆、一張紙。為了防止唐昭宗自殺,劉季述還規定兵器、鐵器、甚至是針都不許送進去,送吃的都是在墻上掏了個小洞傳送的。

image.png

  可是,猛然間換了帝王,為了安撫天下,鞏固權柄。劉季述下令大赦天下,還封了一大堆的官爵。為了防止有人將唐昭宗救出去,劉季述將唐昭宗寵幸的宦官、宮女、方士等,全部處死,甚至唐昭宗的親弟弟睦王李倚也被殺了。為了維護權利,劉季述晚上殺人,白天運送尸體,實在是可怖。

  在殺了這許多人后,劉季述將目光放在了宰相崔胤身上,只是,崔胤和當時的一個手握重兵的大將朱溫是至交。害怕朱溫因為崔胤對自己不利,劉季述才放過了崔胤,只是解除了他的個別官職,甚至連宰相都還讓他當著。可是,畢竟當時還是有直言的大臣的,比如:"軍容囚禁皇帝,還要濫殺無辜嗎?"劉季述害怕惹了眾怒,未殺害他。

  可是,劉季述此舉,卻沒有得到當時一些實權派的支持。雖然他囚禁了唐昭宗,擁立了太子,大大的顯示了一通淫威。可是他的這些舉措,并未得到割據一方的節度使的支持,加上他屠殺皇室,囚禁帝王。如此一來惹得很多有識之士的不悅,很多人給各地的節度使寫信,建議他們起兵勤王。

image.png

  而朱溫,就是對此事反應最大的節度使。他一聽說皇帝被囚,就趕緊帶著兵馬,去營救皇帝。可是,為了營救自己的小命,劉季述還派了自己的干兒子去 大梁,找到朱溫說情,還信誓旦旦的拿出了自己廢立皇帝的原因,還許諾,只要朱溫愿意,他愿意將權柄完全交給 朱溫。還派遣供奉官李奉本將偽造的太上皇的退位詔書給朱溫看,以求得到朱溫的支持。

  關鍵時刻,還是崔胤為了救出唐昭宗,私下給朱溫寫了信,請他派兵救駕,清君側。可是,朱溫很奇怪,在劉季述的干兒子來的時候,將崔胤寫給自己的信給劉季述的干兒子看不說,還囑咐他崔胤反復無常,應及早除掉。劉季述知道這個消息,氣得不行,想說自己放了崔胤一馬,結果崔胤卻暗地里給自己使絆子。

  崔胤畢竟是官到宰輔之人,一看大事不妙,立即推脫說是自己被誣陷的,信件定是奸人偽造。還和劉季述結盟,打算一起對付朱溫。可是,盟約為假,崔胤逃過一劫后,立馬重新給朱溫寫信,請他派兵救駕。朱溫一事很是無奈,不知道該向著誰好。最后,只好召集自己的幕僚,請大家提意見。只有天平節度副使李振慷慨言辭表示了反對。朱全忠聽了李振的言辭后堅定了討伐宦官的決心,立即下令將劉希度一伙人扣押,同時派李振到京城與崔胤密謀討伐短逆之事。

  于是,朱溫在公元901年,起兵勤王。首先將王仲先殺死,還提著他的腦袋將囚禁唐昭宗的兵士拿下,請出唐昭宗和皇后。然后,崔胤在城中接應,率領著百官山呼晚歸,迎接唐昭宗回朝。后來,謀反的劉季述和王彥范被抓,在城門前被眾人活活打死,九族也被株連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ag亚游视讯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